簡析火影:卡卡西和再不斬曾打得不可開交,為何后面會惺惺相惜?

ZHANGKEYUE 2022/11/20 檢舉 我要評論

旗木卡卡西和桃地再不斬,他們兩個其實都是當時忍者制度下的受害者,而破除這種現狀,也是早期故事中一直表達的內容。

在人文氣息相對濃厚的木葉村,尤其是到了鳴人這一代,他們沒有太多出去正經歷練的機會,也不會經歷什麼在任務上的坎坷甚至是同伴的犧牲,所以他們是非常難以理解再不斬這種情況的——

畢竟再不斬出身霧隱村,自幼就受到血霧之里政策的浸染,自相殘殺已經算得上是家常便飯,所以在波之國篇,其實不光是 任務層面由卡卡西鳴人等人與再不斬的對抗,也包括在 思想觀念層面的對抗。

殺人(同胞)在再不斬眼里是一種「有趣」的行為

就像劇情里小櫻說的,她當初在忍者學校里就是學霸一枚,關于各類知識更是背得滾瓜爛熟,包括這條:

忍者心得第25條:忍者要有不論何種狀況,都不可表露感情,以任務第一,不管什麼時候,都不可以流淚的心

但是這終究是一個看不見摸不著的條條框框,是一條理論,當他們真的見識到了這「何種狀況」,他們還能做到「不表露感情」、「不流淚」麼—— 不可能

在白眼里,死去同伴也都是一種正常現象

而卡卡西有些許不同,他經歷過父親因情感與任務的抉擇而死的打擊,也經歷過對任務主義的選擇,也經歷了宇智波帶土和琳的犧牲,所以雖然卡卡西是木葉村的優秀忍者,但是他依然會去質疑忍者制度的不合理性,即便他自己也無法改變現狀。

因此一度遵循忍者制度的再不斬也是他任務上和思想上 雙重的敵人

直至想要黑吃黑的卡多出現, 關于任務層面的矛盾才解除。

​而鳴人關于情感的一通發言,也終是擊潰了再不斬的心理防線——他其實也是質疑忍者是工具這套理論的—— 忍者也是人,或許無法成為沒有感情的工具。

​而再不斬最后的選擇,其實并不是對卡多破壞任務的一種復仇,而是對壓迫在他身上的忍者制度的一種反抗——他是忍者,但是終究是個有感情的人。

所以卡卡西對再不斬的評價也是如此—— 那是拼命活下去的男人的最后尊嚴。

他最終也認同了再不斬,再不斬其實跟他是一類人,他們都對忍者制度表示懷疑,并且同樣受到了這個制度的「迫害」, 他對再不斬的認同也就是所謂的惺惺相惜。

​而再不斬和白的故事,同樣也影響了初出茅廬的鳴人,忍者該為人還是工具——一直困擾著卡卡西的這個問題,終于在這個少年的身上看到了希望。

​也因此當卡卡西再看到穢土轉生的再不斬與白時,也是第一時間向他們分享了關于鳴人的故事,并且在他們將要失去理智之前將再不斬對白的情誼全然告知,化解了兩人生前最后的隔閡。

​這也是他對這兩人所能做的最后的事情了。

另外,從完整的故事角度來說,當卡卡西看到舍命擋在再不斬面前的那個少年時,他心里會不會回想起當年的那一幕呢?

用戶評論